首页 娱乐

旧浪暗涌?新潮澎湃!

时间:2021-05-10 01:22:42 栏目:娱乐

2018年6月,伴随着新潮能源年度股东大会的一纸公告,新潮能源的股权之争尘埃落定。以深圳金志昌盛为代表的控股股东在主张维权的中小股东面前败下阵来,公司原董、监事全部悉数出局,由中小股东推选的董监事人选则全部高票当选。在其后的报道中,媒体高度评价了此次中小股东的维权行动,并对前任控股股东和董监高进行了一致的声讨。有媒体将这一年定义为”新潮能源脱离德隆系控制的重生元年“,甚至有媒体将此次股权之争称为“中国资本市场中小股东维权的典型范例“。

此前,新潮能源已长期被市场认定为德隆系控制下的企业。无论控股股东、投资标的、借款对象等,都充斥着浓厚的德隆系背景。而沿袭德隆后期简单粗暴的掏空和资金腾挪,时任管理层让上市公司屡受重创,在又一次收割中小股东智商税的同时,最终也点燃了维权的火焰。

在此后的三年间,新潮能源踏上了一边搞经营,一边清理前任治下众多遗留问题的漫漫重生之路。

2018年当年,公司对前期多笔境内大额投资、借款提起追讨、诉讼,并对诉讼事项计提了约11亿元的减值准备。在此基础上公司仍实现净利润6亿元。

2019年,公司创纪录的实现营业收入超60亿元,净利润超10亿元。公司对前任管理层的刑事控告获得受理。

2020年,新任董、监事成功获得连任。全球石油行业在疫情下迎来巨震。原油价格在四个月之间,从年初的61美元狂泻至13美元。受制于前任管理层所收购油气资产的时机和价格,公司在年终对油气资产计提了近30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但如抛开资产减值,在极端市场行情下,公司依然实现了超5亿元的经营利润。这在2020年的全球油气行业中,堪称壮举。

2021年,公司在熬过油价低潮后,利用积累的自有资金完成了对Grenadier Energy Partners II, LLC持有的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霍华德县的油气资产的收购,一季度实现净利润超2.5亿元。截至2021年4月,公司前期提起的诉讼案件大部分已获胜诉,近一半已结案。

新潮滚滚向前,仍有旧浪暗涌。

据今天新潮能源发布的公告,公司董事会以8票否决,1票赞成的结果,否决了由金志昌盛、上海关山、宁波善见、绵阳泰合、宁夏顺亿等股东于5月6日提交的提案。提案股东向公司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提出增加有关罢免董事、监事的临时议案。这是一周内,新潮能源对前述股东提起的罢免议案的第二次否决。

在两天前的临时董事会上,全体董事会成员以9票否决的结果,全票否决了由前述股东发起的召开临时股东会,并罢免6位现任董事、1名现任监事的提案。在两次公告中,新潮能源详细阐述了与会董事否决提案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并提交了多家律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

这已不是德隆系出局后所召集的第一次罢免。

2019年7月,金志昌盛、上海关山、宁波善见、绵阳泰合等10家德隆系背景的“中小股东”联名提案,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新潮能源多名现任董事会、监事会成员。遭董事会否决。

2020年4月16日,金志昌盛、绵阳泰合、上海关山、宁波善见等股东再次联名向公司提交临时提案,拟在即将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改组董、监事会,并提交了新任董、监事候选人的名单。该提案遭董事会否决。在提交提案的同时,上述股东及“被提候选人”甚至单方面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向市场喊话:

“我们也是中小股东,我们要维权!”

随后,在2020年4月30日的年度股东大会及公司换届选举中,现任管理层成功获得连任。

2021年5月的提案,已是上述股东在连续三年内,主导的第三波对现任管理层的罢免。市场上甚至有投资人将此行为调侃为:

“德隆系股东发起的年度罢免大会”、“年度罢免概念股”。

在2019、2020两年内发生的罢免事件过程中,大量股东收到了上述股东通过各种形式发送的《资产重组实施建议书》。该重组方案以油气行业估值低、公司股价低迷为由,力主改组董事会后尽快处置境外油气资产,收购一家名为天宝矿业的铁矿企业,以实现战略转型。

但据资料显示,天宝矿业早已深陷债务纠纷,下辖6家铁矿中多家安全生产许可证、排污许可证、取水许可证也已于2019年内到期。其间有媒体报道,曾令新潮能源遭受巨额损失的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一张国玺,现为天宝矿业的法人代表。

近期,一份判决曝光了天宝矿业与德隆系的真实情况。2021年3月,北京市二中院就中信信托诉天宝矿业股东合同纠纷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判令华翔投资公司、银川润玺中心向中信信托支付26.08亿元(利息+违约金),中信信托对承德湛坤公司等4家公司质押给中信信托的天宝矿业股权的折价、拍卖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华翔投资作为德隆系的融资平台,近几年频繁出现在德隆系相关诉讼案件中。所谓的罢免和重组,依然只是一个局。

2021年4月,中华网财经刊登了一篇对新潮能源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珂的专访。针对记者提出的二级市场表现不佳的问题,刘珂进行了较为系统性的分析:

1.因前任的历史遗留问题被监管机构立案调查,公募基金、保险资金等原则上不允许入池配置;

2.石油周期近年处于波谷,加之2020年国际油价暴跌及疫情造成需求严重下降,行业承压,且公募机构在资本市场对石油行业的配置都处于低位;

3.公司出现大量负面报道,导致风险厌恶型投资者离场;

4.这两年解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8%,且成本倒挂,形成解禁股堰塞湖,市场观望。

同一批股东,同样的提案,相似的陷阱,德隆系股东的维权在当下的市场监管环境下显得格外违和,颇具掩耳盗铃的勇气。

据了解,上海交易所曾就此次的罢免提案事项向上市公司发送监管工作函。函件提到:“上述提案股东应当按照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合法依归行使股东权利。对公司目前治理决策有异议的,应当通过合法、有效的渠道理性表达诉求,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不得不当影响公司正常经营运作。”

旧浪已逝,期待新潮。

文章来源:投资家网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