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上的庞统之死

时间:2020-10-07 12:09:41 栏目:历史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刘备先到江州,再由垫江水到达涪县。当时刘备的军队距离成都只有三百六十里,刘璋则率领步骑三万多人前往涪县与刘备会和。

张松暗中派法正去告诉刘备说:“可以借这次会面的机会抓住刘璋,这样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平定益州。”旁边的军师中郎将庞统也很认可这个方案。而作为领导的刘备却一票否决了这个方案,他说:“我们这才刚到蜀地,还没树立恩信就夺人疆土,也太过仓促了吧!到时会惹众怒的。”就这样,刘备、刘璋两个集团经过商议,在北击张鲁,共抗曹操方面达成共识。

双方欢聚畅饮百余日后,刘璋又供给刘备许多军需,派他去讨伐汉中的张鲁。据《吴书》记载:“璋以米二十万斛,骑千匹,车千乘,缯絮锦帛,以资送刘备。”后又让刘备统帅白水关的驻军,兵力合并各路军队共有三万人,车辆铠甲兵器资助都很充分。

按照约定后,刘璋回到成都听候刘备的佳音,刘备则北上讨伐张鲁,但是刘备的大军到达葭萌后便停滞不前了。他没有立刻去讨伐张鲁,而是在当地广施恩德,争取民心。在当地呆了一年之久也没有任何攻打张鲁的行动。庞统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认为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引起刘璋等人的怀疑,于是对刘备说:“主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这里有上、中、下三条计策,任你挑选。如果再继续犹豫不前,大家迟早都会陷入危险之中,真的不能拖延下去了。”

上策:暗中挑选精兵,昼夜兼程去偷袭成都,刘璋这家话是个怂逼,又没有对我们有所防备,成都可以一举而定。

中策:杨怀、高沛是刘璋手下的名将,他们依靠手中所拥有精锐部队据守关头,我听说他们曾几次写信劝刘璋,把你干回荆州。我们可以在在到达白水关之前,先派人通知他们,就说荆州形势有变,要回去救援,并做出回撤的样子。杨怀、高沛二人既敬服你的威名又高兴您能回去,一定会轻装前来拜访您,我们可以趁这机会将他们抓起来杀死,然后收编他的军队再进击成都。

下策:我军退还白帝城,返回到荆州,日后再想办法攻取益州。”刘备反复思考,认为真打张鲁是不可能的,退兵更是不可能的,于是就选择了庞统的中策。

在这里庞统的上策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时间最短但是风险也是最大。刘备想要派遣一小股部队从葭萌到达成都,中途需要经过涪县、绵竹、洛城几个重要据点,要想不被对方发现实属困难。万一被发现,刘备集团就要面临前有固城后有追兵的困境。中策比较稳妥,既能稳定自己的大后方又能增强自己的兵力,可谓一举两得。不过刘备将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付出比较大的代价,因为这样做就等于向刘璋集团公开宣战,也就这让刘璋有了应对的时间。而下策根本不在刘备他们的选择范围之内,撤回白帝城就等于刘备集团这两年的努力白费掉,占据益州将会遥遥无期。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曹操再次攻打孙权,孙权急忙向刘备请求救援,于是刘备便趁机实行庞统的中策。据《三国志 先主传》记载,刘备派遣使者告诉刘璋说:“曹阿瞒现在正攻打孙权,东吴形势现在很是危险。孙氏于我的关系是唇齿相依,加上魏将乐进于青泥与我弟关羽相持不下,如果我不去救援,乐进一定会打赢的。万一他们转而进犯益州,那么益州面临的敌人将会比张鲁厉害多倍,那个张鲁不过是个不成气候的山贼,不值得我们如此担忧。”顺便又向刘璋要求增拔一万多士卒,以及一批军需物资。

刘璋就算智商再低,现在也知道刘备在耍他,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来我益州骗吃骗喝的吧。因此,只给刘备增拨四千名士兵,其他物资也全部只给一半。然而,这一切都正中刘备的下怀。据《魏书》记载,刘备借此激怒部下说:“我们从荆州远到这里,替益州征讨强敌,大军辛苦劳累,不能过安生日子。可如今刘璋府库积累着大量财富却舍不得奖励有功的将士,还奢望士大夫替他苦战,真是太过分了。”

然而,刘备千算万算,还是把成都里的张松给算漏了。张松不知道刘备的计策,以为刘备军是真撤退,于是连忙写信劝他留下,结果被他的哥哥张肃知道。这个亲哥哥害怕弟弟会连累自己,竟向刘璋告发了此事。

刘璋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刘备入蜀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他生气之下,一方面将内奸张松杀掉,一方面下令成守白水关的诸将不要给刘备送文书,也不要与刘备有任何联络通信。刘备知道后非常生气,他“召璋白水军督杨怀,责以无礼,斩之”。两人自此彻底撕破脸皮。

刘备派出黄忠、卓膺统兵攻占来涪县。攻下涪县后的刘备志得意满,开始大宴群臣,似乎没有了一开始时那种信义的束缚了,他对庞统说:“今天这场宴会真是快乐致极。”庞统却在旁边冷不丁地泼了一盆冷水说道:“把讨伐别国的行为当作快乐,不是仁者之兵。”场面顿时陷入一片尴尬,所有官员都被旁听的一句话搞懵逼了。刘备对此非常生气,他说:“周武王讨伐商纣王,前歌后舞,难道也不是仁义之师吗?你这话说的不对,赶快给我滚出去。”庞统没作任何辩解,直接就起身退了出去。过一会儿,刘备就后悔了,于是又厚着脸皮硬把庞统请了回来。庞统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既不看刘备,也不道歉,只顾着自己吃喝。场面又一度十分尴尬。

刘备为了“活跃气氛”对庞统说道:“刚才我们的争论,到底是谁的过失?”庞统说:“你我君臣都有过失。”刘备听后哈哈大笑,酒宴终于恢复到原来欢乐的气氛。

刘备的错是之前拿着仁义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导致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而庞统的错就是拿刘备之前的标准来衡量此时正在讨伐益州的刘备。那话虽然是出自庞统之口,但观点却来自刘备。庞统说自己也有错,其实是否定刘备之前那套以信义为做事标准的价值观。因此归根解底还是刘备的错。刘备也明白庞统的良苦用心,虚心接受批评。日后刘备做事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不必再顾及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自己的那套标准。

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刘璋派出将刘璝、冷苞、张任、邓贤、吴懿等前去抵御刘备,结果都被刘备打败。他们不得不退守绵竹,其中吴懿率军投降了刘备。刘璋又派护军南阳的李严和江夏的费观去统兵驻守绵竹的各路兵马,结果他们俩直接率部投敌,这使得刘备的势力一下子变得十分强大。

刘备派军队占领周围的郡县,还把刘璋的儿子刘循围困在雒城,就当刘备以为会一路顺风地打下去之时,上天却立刻给了他当头一棒。在围攻雒城战中,庞统被流失射中而死,时年36岁。刘备对庞统的死感到非常悲痛和惋惜,每次提起庞统的名字就忍不住流泪。

当时南阳的张存向来不服庞统,他说:“庞统虽然尽忠可惜,但是他违背大雅之义。”旁边的刘备一听,勃然大怒地说道:“庞军师已经杀身成仁,你还一边说他风凉话。”于是,立刻便罢免了张存的官职。

平定益州后,刘备又为了表彰庞统的功勋,追赐庞统为关内侯。还任命庞统的父亲为议郎,后升任谏议大夫,就连诸葛丞相见了都要行跪之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