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资讯网
首页 > 历史 > 赘婿原作者回应被抵制

赘婿原作者回应被抵制

赘婿原作者回应被抵制

网易娱乐1月8日报道 近日,某女性作家发博吐槽被同行男作者性骚扰,她透露了自己之前参加一个作家聚会时,和同行的另一位女作家和男作家一起拼车前往酒店,结果被一旁的其他几位男作家开了黄色玩笑。该作者当时非常愤怒,但还是碍于面子忍者没有说,最后选择在网上爆料,她向男性失望喊话:“我不针对任何人,我针对所有人,你们都是垃圾”。

赘婿原作者则发博指责其为营销套路、恰流量,语代不详,要求女作者曝光施害者,否则就是引导女拳扩大化。该行为引发网友不满和反感,纷纷呼吁抵制他的作品。

1月7日,赘婿原作者在微博发布文章《愤怒的香蕉,向你们告别》,表示编辑让他删除帖子,他将帖子改为了自己可见,试图让事件平息,“但流量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平息,整个事情,从各个方面蹭热度的风潮已经愈演愈烈”。并称自己一直在指责那些搞扩大的女拳狂欢者,指责让人自证清白的荒谬,一直试图讲道理。最后,他对这些年支持过自己的读者们说:“我已经完成了我对文学女神最初的承诺,请你们谅解我。”并强调:“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讲道理”,“我对得起所有人,俯仰无愧。”

在此之前,愤怒的香蕉多次在微博上就此事发表自己的看法,言辞激烈,其中多次提到“女拳傻逼”等内容。他还被扒出曾在采访中表示《赘婿》是男爽文,拍成剧也会是男爽剧,自己写作时根本没考虑过女读者,也不需要女性观众和女读者。这一言论被质疑不尊重女性,令无数网友不满称要抵制该剧。

电视剧《赘婿》根据愤怒的香蕉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苏家布商的赘婿宁毅,帮助妻子苏檀儿一起搞事业,玩转武朝商界,成为江宁首富的故事,由郭麒麟和宋轶等主演,2020年10月19日,官方发布首支预告片。

愤怒的香蕉原文如下:

来吧

​​关于接下来的流量,以及一场告别。

诸位,这是我的告别。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两件事情。

其中一件,是在二十多天前的一场会议上,一个女作者遭到了几个人起哄,她受到了羞辱,遭受了无妄之灾。

另外一件,是许许多多的“男作者”乃至于“男人”,安安分分地坐在家里,遭受到了一个评论区下成千上万条评论的羞辱,她们指名道姓,骂的是所有“男作者”“男人”,这些人,遭受了无妄之灾。

今天,许多人义愤填膺,想要为女作者讨个公道。但是他们将所有事情混为一谈,单纯在家中写作就受到羞辱的男作者们的公道,至今无人认领,而那些施暴者,如今正如鲨鱼般在外头游弋,她们要发泄自己在生活中遭遇到的不公,她们要施行暴力。

更多的流量已经跟随而来。昨天晚上,女作者在群里说,这件事情,她也控制不住了,她想停止这些人的无止境扩大,但这些人已经不听她的说法。

今天早上编辑找到我,让我删除帖子,我将帖子改为了自己可见,试图让事件平息。但流量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平息,整个事情,从各个方面蹭热度的风潮已经愈演愈烈,包括各种私信谩骂或者把人挂在什么强奸者联盟上的帖子,不断狂欢,我想它暂时不会停下来了。

诸位,从一开始,网文圈的作者就在指责那些起哄的垃圾,但是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做出更加合理的谴责。而我,一直在指责那些搞扩大的女拳狂欢者,我指责让人自证清白的荒谬,我一直试图讲道理。而我的读者规劝我:那些极端派不会听你的说话。而我跟他们说,我从不规劝极端者,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群体永远是中立派,是思维没有那么极端的人,这些人如果出于一个非常极端的环境,他们可能会加入那个环境,那么,我得让他们看到不那么极端的舆论,也许可以团结一两个人。

今天早上,我将这些帖子一个一个的隐藏。

仍旧不断有人过来规劝我,他们告诉我流量是什么东西,女拳是什么东西,把所有的东西删除,默默地挨骂,这些事情,就会过去。

在网络上,对这次男作者们不忍网暴的态度,有很多推测,有些人说是因为这些作者身上都有大的合同,要求身家清白。我没有这种合同。有人说是因为这些作者自认是有名有姓大家都认识的作者,我没有这种认知。我仅仅是一个看见所有逻辑不通顺的地方,都想要出来梳理清楚的人,我过去的每一个帖子发出来,为的都是这个目的。

一个女孩子受到了伤害,加害者有好几个,成千上万的女拳分子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开地图炮说所有男人都是垃圾,我不服。

我们不知道加害者是谁,受害者也不说,就可以逼人自证清白,我不服。

我相信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能明白这个道理!我相信,这个世界没有烂到都是极端派的地步!

一个人受到了伤害,她不愿意说是谁,她有她的理由。但是我们揪不出犯人,就说所有男人、男作者都是结构性犯罪,我们的地图炮,你们这些坐在家里哪都没去的人,就得忍着。这个道理,我不服。

今天,对网文男作者施暴的千千万万的女拳分子,仍旧在狂欢,有人跟我说,微博就是这么烂的地方,你不要、你不要……我说,我之所以写书和出去说话,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对抗这些东西啊,只不过这一次,敌人可能太强大了……

我起床吃了半碗面,坐到电脑前面,仍旧要写下这么一篇东西。

诸位,我从小启蒙的作品来自于鲁迅,我相信文字就是拿来承载道理的东西。许多年前我在佛山打工,看鲁迅、看雨果、看巴尔扎克,我想,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我工作的厂里,每一个人会看呢?我开始尝试把故事写得好看,等到把故事写好看之后,我在故事里加入我的私货,你们有意见,也得看。我以为我找到了文学通往未来的道路。

我在微博上开始发言,是一种梳理逻辑能力的消遣,我从来都想把各种事情的逻辑在细节上一一理清,这是我学习的过程,也是我分享的过程。有些人不喜欢我严肃的发言,有些人不喜欢我的观点,有些人认为我做的事情是徒劳的,微博早已成为一个狂欢的地方,但我永远认为,我只是一个人,我能把清晰地逻辑传递给一两个人,就已经非常好了。

这一次,敌人可能太强大了……

但我将把之前所有隐藏的微博解封,设为全部可见。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流量党会过来控评,我并不多的关注者们,你们会在下头看见各种不堪入目的话语,各种扭曲的逻辑,今天在外头游弋的流量鲨鱼们,他们正等待着某一个当事者来接他们的话茬,继续炒作,他们会去投诉我的书,今天有人跟我说,你知道于正吗、郭敬明吗,一旦被封杀,你可能不是一本书被封的后果,你可能永远不能再写书了。

我并没有写书之外的能力,这种后果,很可怕。

写书的这些年里,我并没有赚多少钱,我还没有到可以靠存款过下半辈子的富裕程度,《赘婿》写得太慢了,我把它的结尾想得太过完美,所以我没能赚到什么钱,过去几年里,有过人开出高价让我写定制文,最高的时候,开价三十万字六百万,我犹豫一个月也没有接,因为我认为我无法在写作赘婿的同时写出神完气足的作品,让我对得起这个价格。我写书至今,所有的存款,都没有这个数字的一半,我现在,有些后悔。

我希望《赘婿》能有以后,但可能不会有。我希望继续写作。但倘若没有了,我想对这些年支持过我的读者们说:

我已经完成了我对文学女神最初的承诺,请你们谅解我。

这一刻,我才明白,我在书里写作的主角是宁毅,因为我向往那样的人格,向往那样的能力,但我骨子里的性格,是无能的钱希文,是无能的秦嗣源。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两件事情。

其中一件,是在二十多天前的一场会议上,一个女作者遭到了几个人起哄,她受到了羞辱,遭受了无妄之灾。

另外一件,是许许多多的“男作者”乃至于“男人”,安安分分地坐在家里,遭受到了一个评论区下成千上万条评论的羞辱,遭受了无妄之灾。

没有施暴者认领第一条的伤害,谁来认领第二条的伤害?

我不会再在这个平台上发言,也不会再有人在这篇文章下拉黑或者删除那些扭曲的东西。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讲道理,我认为,能多几个人讲道理,社会就能好几分,我也尽到了对社会的责任。

各位,我自爆了。

所有的关注者,读者,再见。

我对得起所有人,俯仰无愧。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标签列表

秀秀资讯网,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删除或申请收录,请联系707038281@qq.com